去年

2018-06-10 13:28

电影《我的母亲》讲述的是一个家庭遭遇变故后,单身妈妈独自艰辛地抚养孩子的情感故事。电影于2012年5月底拍摄完成,汇集了范雨林、邵峰、曲海峰等优秀演员,电影曾在株洲湘江风光带、邵阳武冈取景拍摄,2013年9月17日在全国上映。去年,《我的母亲》还在北京获得了第六届新人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和最佳编剧奖。

让夏云华没想到的是,他把这部小说送到湖南人民出版社后,得到了编辑的高度认可,并把小说推荐给了电影制片人张珈铭。 希望电影《我的母亲》,能将亲情传递给更多的人。在张珈铭的说服下,夏云华最后同意将小说搬上荧幕。导演高根荣随后邀请我改编剧本,我当时心里还非常忐忑,因为我从来没有经验,剧本创作跟小说毕竟有太多不一样。

第九届加拿大中国电影节由加拿大中国影视协会主办,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以及中国电影海外推广公司协办。该电影节旨在将中国的优秀影片展示给全球影人,同时,也是一个国际性的电影宣传和电影人交流的平台,顾长卫导演的《最爱》、黄真真导演的《倾城之泪》等就曾作为开幕影片在该电影节上展映。

夏云华:我是武冈人,但从1988年开始,我就在株洲生活工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株洲作家。接下来的创作计划,是准备写一部有关茶陵工农兵政府的小说,株洲有革命传统,茶陵工农兵政府是全国第一个红色政府,但一直缺少相关的文学作品,我觉得株洲的作家应该更多挖掘本土的故事和精神。

今年65岁的夏云华是株洲司法系统的退休干部,由于工作的原因,我接触并参与了很多案件的审理过程,目睹了各种各样的极端案例。夏云华说,在这些案例中他发现,现在很多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对小孩溺爱有加,由此引发了一些性格缺陷,最后产生的各种悲剧案例非常多,比如虐待父母以及一些极端的人伦惨剧案例等等,这引发他对人性的思考。

这得益于以前的积累。夏云华介绍,年轻时他就喜欢写作,经常在报纸副刊发表作品。他家里两个书房,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加起来有上万本,其中最喜欢的是历史书籍。每天,他至少要用两个小时的时间读书,两个小时的时间创作。以前工作时遇到一些感兴趣的案例,他都会随手记下来,几十年经历的政法工作让他积累了大量的素材,退休后,工作压力减轻,夏云华有了更多时间,才开始专心写作。

从2010年5月开始,夏云华开始精心酝酿,创作完成了长篇小说《幸福的泪》,2012年正式出版。主要是希望这部作品能够让亲情意识淡薄的现代人,更加深刻地认识母亲的伟大,重拾我们的传统文化。

株洲晚报12月17日讯(记者周蒿 李毅哲)得知获奖的消息时,确实有点意外。近日,第九届加拿大中国电影节在温哥华举办颁奖盛典,电影《我的母亲》荣获了金枫叶最佳影片。影片根据株洲作家夏云华的第四部畅销小说《幸福的泪》改编而成,由夏云华担任总编剧。这既是电影创作团队的荣誉,也是国际社会对中华传统美德的认可。昨天,夏云华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讲述了自己的创作故事。

夏云华,武冈人,1988年调至株洲政法系统工作,曾任株洲市司法局局长、株洲市政法委副书记等职。2007年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夏云华一心扑在小说和电影剧本创作上。目前,他已发表了《死囚无罪》、《终身情人》、《独领风骚》等小说。去年,夏云华加入湖南省作协,2014年,夏云华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有了编剧《我的母亲》的经验,夏云华现在也开始关注影视作品。目前,根据他的长篇小说《民国丽侠》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也正在筹拍中。

由于时间原因,夏云华没有到温哥华颁奖现场。他告诉记者,《我的母亲》旨在通过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传递中国的孝道正能量,目的是把中国传统美德通过影视文化推向国际社会。

写作第一部小说《终身情人》时,由于缺少经验,写了十多万字后,总感觉故事情节很散,没有串在一起,最后全部放弃,重新写了一遍。夏云华说,小说一定要有吸引人的情节和能够启迪人思考的故事,才能够获得读者的青睐。

夏云华:很多人认为,退休后就该颐享天年,但是我觉得自己精力还比较充沛,精神也比较好,因此还是要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创作是我一直的爱好,因此就走上了这条路。从一线退休后,我还在株洲市仲裁委员会上班,现在创作的时间主要是利用晚上和节假日,这几年,春节、国庆等长假,我都是在家写作,很少出门。

自2007年从领导工作岗位退居二线后,夏云华才开始创作自己的第一本小说。从2007年出版的《终身情人》开始,才短短几年时间,他已经先后发表了《死囚无罪》、《民国丽侠》、《幸福的泪》、《独领风骚》等5部长篇小说。基本上每年都有一部,春节前,最新作品《谍闪雷鸣》就会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