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她的说法

2018-06-24 19:43

甘肃:风电限电率39%;内蒙古:风电限电率18%;新疆:风电限电率32%;吉林:风电限电率32%。

在湖南省,又有别的问题。湖南省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主任李湘旗称,如果本省水力发电资源充沛,就不会使用风电。无论是风电还是水电,都有季节性的因素,一些地方肯定是先确保自己省内的机组发电。这也对外省输入的风电起到挤压作用。

这么高的风电限电率着实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当年为了上马清洁能源项目,各地不惜花费重金,但建好之后却要限制发电。究其原因,目前各方说法不一,但基本的事实比较明确。简单而言,这些风电项目所在省份单靠自己无法消化全部设备运转所产生的电力,但外送出去又存在困难,既有承接省份不愿意接收的问题,也有输电基础设施短缺的问题。

尽管电网和能源局说法不一,但风电过剩是不争的事实。而除了规划的问题之外,还有市场的问题,也就是说想送出去,别的地方未必接收。比如,甘肃酒泉的风电项目投资上千亿,属于国家级重点项目,但现在也陷入被限电的尴尬境地。对此,酒泉市能源局负责新能源项目规划的吴生学局长认为,全国用电市场竞争激烈,风电产能发挥不出来根本原因在于传统能源项目没有退下来。言下之意也就是说火电仍在抢市场。比如说,甘肃风电想要输送的目的地湖北、江西等省份,火电厂核准项目创新高。根据记者掌握的一组数据:2014年12月以来,湖北、江西两省核准的煤电项目就达到10个。

既然本地用不了,为何不外送?对此,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所长李琼慧表示,电网项目没有和发电项目同步规划,这是导致目前弃风限电严重、大量清洁能源送不出去的主要原因。根据她的说法,问题主要出在规划和审批上,意思是说当初建设风电项目的时候就没有配套规划好输电网络,所以有电送不出去。但负责规划和审批的能源局则持不同看法,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称,电网公司和能源局在认识上存在差距,国家电网显然希望加大电力联网,这虽然有道理但不能一蹴而就,从能源管理来讲,就地消纳是最好的。

举例来说,在2014年,甘肃全省用电规模是1300多万千瓦,但是新能源装机已经超过了17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容量远远超过了用电规模。不仅是甘肃,其他一些限电的省份多是如此。

为什么不用清洁的风电能源而要用火电呢?对此,湖北省发改委电力处副处长徐旸表示,因为湖北缺煤少油乏电,为此在之前就策划了煤运大通道,就是蒙华铁路,为了发挥蒙华铁路的运力,就规划了一些火电项目。而选择煤炭发电,不仅可以在当地建设电厂拉动经济就业,而且这几年,煤炭价格一路下滑。从经济上讲,煤炭发电也有很强的可行性。

史立山还明确表示,甘肃现在所有风电项目在建之时,都是希望在甘肃和西北地区消化吸收。风电的发展利用,首先必须要立足于当地,甘肃就在甘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