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针对第6次人口普查的研讨会上

2018-06-29 11:33

30年来,计划生育也是中国少有的维持不变的政策,甚至连公开讨论都极少,以至于现在回头去看“9·25”公开信,你会觉得那种开放的态度是如此的难得可贵。直到近两三年,关于计划生育的讨论才慢慢多了起来。将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的新闻时不时见诸媒体,虽然很快就被证明只是误传,但这无疑表达了一种普遍的社会情绪。日前有媒体报道,广东省已正式向国家申报"单独可生二胎"(即夫妻双方只要有一方是独生子女,就可生两胎)试点。这则新闻虽然简短,但真实可信,很多人开始浮想联翩。

人口领域的专家学者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转变态度,支持逐步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田雪原,当年计划生育的副总设计师,还被称为保守派权威,2009年7月,他提出了自己的“二胎方案”。胡鞍钢,著名国情专家,多年来一直是计划生育积极支持者,今年5月,在针对第6次人口普查的研讨会上,他也认为现在已经到了调整计划生育具体政策的时候。

归根到底,为什么在因循守旧与谨慎放开之间要选择后者?人大校长纪宝成有句话说得很好:“我个人一直认为,独生子女政策是迫不得已的政策,绝不是一个理想的政策。只要条件改变的话,我们就要尽量改变。”

实习编辑/董介

有媒体称,这代表了国内绝大多数人口学者们的共识。实际上,在“9·25”公开信中也提到“到30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

30年来,无论你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子女儿--都被这一政策深深影响。我们清楚地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从计划生育的目的来说,无疑是成功的,中国避免像印度一样人口高速增长,占世界人口的比重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2%下降至2010年的19%。不过,人们对于失去的东西却更有切身体会,甚至可说切肤之痛:对于独生子女来说,兄弟姐妹仅仅只是一个名词,而不是一个可以温暖一生的称呼,一个具体的人;而在实行过程中,无论对于计生工作人员还是违反政策的家庭来说,其苦楚更是一言难尽。

计划生育政策能不能逐步放开?这涉及到太多的问题,且争议极大。有人说,中国资源紧张,容不下那么多人;有人说,人口本身就是最大的资源,不能单纯视为负担;有人说,中国目前人口仍然众多,不可轻言放松;有人说,控制人口难,鼓励生育更难,必须早作准备,避免重蹈覆辙;有人说,一旦放开人口势必暴涨;有人说,时移世易,就算放开很多人也不愿意多生了……种种针锋相对的观点,难以一一列数,更难判断孰是孰非。

30年,是一个漫长的时段,足以让计划生育政策带上巨大的惯性,甚至成为某种“传统”,它会固化人们的思维,很多人把这个政策作为无法改变的事实接受下来。值此现实严峻、争议未决之际,我们认为开一个小口子作为试点,不失为审慎负责的态度。通过实践探索新路,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为成功的经验,完全可以在计划生育再次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继续沿用。

文/彭远文

有许许多多的称呼来命名1980年后出生的那代人,但要说涵盖面之广、影响时间之长,很少有能与“计划生育一代”相比拟的。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发表《关于控制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即著名的“9·25”公开信,这可视为中国正式实行“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的开始。到今天,30年过去了。

然而长期计划生育造成的弊端日益凸显是眼见的事实。“9·25”公开信曾写到:“有些同志担心,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将来会出现一些新的问题:例如人口的平均年龄老化,劳动力不足,男性数目会多过女性,一对青年夫妇供养的老人会增加。”这些问题在今天已经成为摆在面前的现实。据去年第6次全国人口普查,我国0—14岁人口比2000年时下降6.29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比2000年时升2.93个百分点,出生性别比为118.6(这意味着将有接近20%的男性找不到配偶)。在经济发达地区情况更加严峻,比如上海,生育率已经下降到了0.83(平均一对夫妻生0.83个孩子),赡养比为1.5∶1(3个在职人员养两个退休人员),面临严重的社保危机。